Articl/文章>>正文内容

被遗忘的“风景”—关于《邂逅》创作


                                                                           被遗忘的“风景”
                                                                                                      —关于《邂逅》创作
                                                                                                                           

                                                                                 吴昊宇


    在这个时代生活的人们应该有这样的同感,这世界五彩斑斓,也意味着我们有更多的选择,然而选择的过程常使我们感到茫然。物品的多样化、社会的多样化、人的多样化、文化的多样化、艺术形式的多样化等等,我们为这个时代所创造的多样化惊叹的同时,也常自感这个世界的纷扰与浮躁。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艺术创作也是如此,记得流行音乐红极一时的20世纪80年代与90年代,音乐的风格并非像今天一样丰富,然而,当我们耳边响起那些熟悉的旋律时,我们很容易被旋律的优美、歌词的真挚情感所打动,记忆犹新。今天,流行音乐以各种商业为目的,提升其发行速度,是典型的“快餐文化”的表现,这样的结果显而易见,我们时常失去了音乐最“营养”的成分,而那个成分就是“真挚”。
    从事陶艺创作与教学已有多年,也常自感陶艺材料、工艺的多样性,以及陶艺风格的多样性,对此,我也曾被材料、工艺、风格所困扰,无从下手。“陶艺”一词在许多年里,很多陶艺家、批评家都做了详细的解释,归根结底有两点,一是以陶瓷为主的媒介,二是重在艺术的表达,我非常赞同这样的解释。对我个人而言,我更强调艺术在陶瓷这一材料上的充分表达,艺术的表达应该是艺术家的心灵外现、真挚与充沛的情感。陶瓷材料特有的质感与属性常使我受其诱惑,陷入两难的境地,在许多作品中,常常为其釉色的斑斓、华丽、响亮、沉稳等等所吸引,就像模特身上绚烂的衣裳,吸引观众的眼球。釉色在许多陶艺家的眼里是必不可少的,多年来我也尝试五彩的釉色在作品中的运用。直至一天,自问:所创作的作品更想表达什么?艺术创作就像平时说话一样,只要你表达清晰即可,而非用过多的形容词,不一定是色彩和材质的本身表现。陶瓷材料有许多特征,可塑性极高、重与轻、明与暗、厚与薄、粗与细等等,对我来说都极具吸引力,也常为此花掉许多时间在肌理的创作上。然而,这些总让我有一种无法确定的因素,无法释怀。大学时,我迷上了120相机的拍摄,常常为120的相片上的画质、细节、色彩所折服,一次丽江采风,偶遇夕阳西下,和许多同学一样都迅速拿起相机拍摄精彩的瞬间,过后细细琢磨,心里总有一丝不快无法释放的情绪,原来是自己错过了一次欣赏美丽日落的过程,这过程中我却用来迫不及待的拍摄,把自己交给了相机,而非静静的欣赏日落,让自己与万象一起共同变化与经历,那时我遗忘了一种更美丽的“风景”。
在意识形态里,艺术创作的过程非常重要,我认为艺术是一种对事物的取舍,把重要的事物扩大化,反之简略,我更关注自我的心灵释放,释放的方式也许就是创作作品的过程,这样的过程构成了作品。经历这样的过程,我要“轻装上阵”,抛弃一切多余的装束,所以我想用相对单纯去表现,比如单纯的心情、单纯的印象、单纯的形态、单纯的泥性、单纯的釉色等等,试图隐去那些华丽的色彩与复杂的形态,尽可能的让自己感受体认这样的过程,手由相动、相由心生。艺术是发现美的过程,在创作《邂逅》时,我喜欢在画纸上随意而无序的勾画,然后我会看着它,寻找富有美感的图形,再将其想象成空间的各种形态,最后通过陶泥静静制作完成它,这样的过程使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有时候我很沉醉于这样的过程,无需考虑作品呈现的其他因素,只是看着它,觉得哪不“舒服”就去掉一点或加多一点,完全让自己融入到作品创作当中去,一种无意识而自觉的状态。
在许多的艺术创作中,漫长的构思与哲理的升华是许多作品共性,我想改变这样的方式,放下过于执着的探求,就为了发现在艺术路上被遗忘的“风景”,为了一种漫不经心而又自由自在的创作状态。
   

吴昊宇的2013
毕加索说:“艺术是自己在荆棘里独自前行”。艺术活动是相对独立的工作形式,工作环境和时间就是每时每刻的观察与思考,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种哲学。我这个年龄是需要沉淀的时候,免不了思考,艺术需要坚定的信念,不能随意改变自己的主张和受过多的客观环境的影响,让自己保持宁静的心态与充裕的内心空间。在以往的艺术创作中,我一直遵循即兴在作品中的表达,让自己在创作中保持轻松愉悦与敏锐的视觉判断,我和材料之间是平等的,就像和老朋友在对话,没有芥蒂只有默契。这已经成为我创作的方式,这样的艺术形式我想还要继续,在2013年里,我希望在自然材料与自己的艺术语言上能得到共生,在上半年里,我已经在石头这一普通的自然材料中进行了艺术创作实验,年底将成型系列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