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文章>>正文内容

《逆行与回归》


逆行与回归
文/吴昊宇

    在陶艺创作中我把陶土作为表达艺术理念的载体。在我多年的艺术实践中,虽然在艺术表达和技术运用方面尚存在着一些认识上的偏颇,然而在内心上却获得了极大的对艺术追求的满足感。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对生活的理解和感悟日益深入、丰富,我开始重新思考形式的本质。从前为了追求某种形式快感,常常忽略泥土本身。如此,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的形式方法禁锢了泥性,于是我开始努力寻找一种合适的方式去释放它们——泥性本身的自由表达。
“柴烧”几乎对于每个陶艺家来说,都充满着无限的魅力。在当今如此需要效率的现代社会,人们很无耐心去守望那些不可预知的结果。而柴烧是让我们慢下来,去体验柴烧可能带来的那些不确定的,激动人心的丰富的窑变。
我对柴烧的兴趣是从2006年开始的,在广西的许多偏僻山村里仍然保留着柴烧制缸的“蛇窑”。这些年我常常驱车到离工作室百里的制缸土陶厂烧制作品,每一次都让我收获颇多。
   今年的柴烧在宜兴。 前墅龙窑是宜兴丁蜀镇唯一一座至今还在沿用的古龙窑,据说它建窑的时间可以追溯到明朝。初见前墅龙窑,我被它浓厚的历史积淀与70多米长的窑身所震撼,站在窑口,一幕幕古人劳作的场景跃然脑海。宜兴丁蜀镇因紫砂而闻名,在这个小小的地方,随处可以见到紫砂门店,而前墅龙窑也一直在烧制紫砂产品。我之前的作品大多采用陶土创作,对紫砂泥很适应,近三天的创作是20多件成型的泥坯。因时间紧急,我的大部分作品是用泥板成型,为了快速干燥,坯体相对较薄,没有素烧的薄坯体极其脆弱,入窑后前程未卜。经过两天的装窑后,进入了烧制阶段,柴在窑里燃烧后产生的柴灰和高温时产生的不可控制的釉面变化是柴烧最大的魅力。也许丰富的窑变作品会让你惊喜,也可能断裂、破碎的作品会让你惋惜,不管怎样,我们必须面对事实,这是大自然的造物过程。
    柴烧就是这样,我们只能去接受、运用它的不确定性。其他烧制方法这样的不确定性相对较小,而柴烧则需完全改变以往的创作方式,打破某种严谨,让泥性尽可能的还原它该有状态,让情绪能获得充分的表达,这也正契合了柴烧在烧制过程中的火焰和木灰带来的变化。它让我重新认识了陶土,每一个环节都给我带来了很多乐趣,让我沉浸在与陶土的对话中,思维中主观臆断的那部分减少了,实际柴烧就是让我们回归本体。
  我以为柴烧是让我“隐”的过程,这时人不是全部,让火和陶土做主,通过感受和体验来感知“我”的存在;通过作品来呈现“我”的状态,表达“我”的态度。在这样一个强调个性的时代,人有着最大限度的存在感,柴烧恰恰是逆道而行,此逆能使我们真正客观的认识自己,我喜欢这样的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