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文章>>正文内容

《 回来吧——渐行渐远的传统柴烧 》


《 回来吧——渐行渐远的传统柴烧 》
文/图 吴昊宇
   
经济的迅猛发展使我们遗忘了许多,尤其是传统手工艺,传统制陶工艺——柴烧即是诸多渐行渐远的传统手工艺中的一种。
柴烧,在很多人看起来既熟悉又陌生。自古以来柴烧即是陶瓷生产主要的烧成工艺,到了近现代,多种新能源的开发利用才逐渐被其他烧成方式所取代(煤烧、电烧、气烧等)。随着工业化时代的发展,工业化的机械、古板、批量复制产品充斥于世,使人们产生了强烈的渴望回归到自然、亲切、质朴、不可复制的美好年代的精神诉求。由此人们重新认识柴烧,从而催生了现代柴烧新概念。在历史悠久的传统柴烧工艺渐行渐远的当下,有别于传统的传统柴烧工艺正悄然回归。
从2005年起,我经常探访广西多处一直还在使用的传统柴烧窑,广西虽地处边远,但有着很长的陶瓷制作历史,许多地方都分布着陶瓷制作窑址。新石器时代的桂林甑皮岩洞遗址发现了早期的陶器遗存[1],现在钦州、北流、宾阳、容县等地仍有传统柴烧的延续。2005年夏天我从南宁出发探访桂平市麻垌镇的传统柴烧制陶,那时还没有传统柴烧的概念,只是被当地人的热情、勤劳、淳朴所打动,记得当地人的粗陶缸还是很受市场欢迎的,虽然没能卖出很高的价格。十年后,再次回访询问得知,当年近30米长的柴烧窑(当地人称为龙窑)已经很多年没有烧了。回想当年初到窑址探访,当地的大爷很热情的邀我一起喝粥,下粥的是一粒酸梅,老者灿烂的笑容现在依然深深印在我脑海里。(图一至图四)
同样是2005年底,我探访了南宁市宾阳县新桥镇的一个柴烧窑群,窑炉的结构和麻垌镇的龙窑基本是一样的,依山顺势而建,10多米至50米不等,主要烧制烟囱管和碗。(图五至图七)十年后大部分的窑炉已经停用,但现在只有少量还依旧沿用。现在烧制材料发生了很大变化,原来使用大木柴,现在改用了树皮和细松枝,还有一些细杂木。但值得一提的是,宾阳烧碗的窑群规模依然保留,沿着水系依山而建,许多窑址保存完好。在沿用的窑口,当地人自家各自围绕在窑周围建起了小小的作坊,运用传统的制碗工艺,有些也开始使用模压工艺制作产品。陶工一般是夫妻搭配,制坯、修坯、浇釉、装窑每道工序虽然辛苦,可看起来仍其乐融融,倍感温馨。(图八至图十五)
科学技术的进步,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的变化,对传统柴烧工艺是一个很大的冲击,尤其近些年来消失得很快。十年在历史长河里并不算长,但想起当年看到的传统柴烧仍然感慨。现代陶艺的发展,让陶艺家的关注点重新回到了柴烧,现代柴烧是一个新的契机,也是一个必然,或许这是延续传统柴烧的最好方式,希望在“现代柴烧”的带动下柴烧产业得以复苏、蓬勃,柴烧产业的复苏推动柴烧艺术的高涨!
期待着……


[1]参见申家仁:《岭南陶瓷史》,4页,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

十年前的麻垌镇传统柴烧-制陶

图一、泥池和已经成型的水缸,休息的陶工师傅。

图二、简陋的传统柴窑和窑内部。

图三、制陶老师傅通过移动自己的身体转圈制作水缸盖,没有用任何模具和转盘

图四、在和老师傅交谈时,他笑得异常开心与憨厚。

 

十年前的宾阳传统柴烧-制陶

图五、烧制出来的产品堆积如山,忙碌的陶工。

图六、勤劳作的陶工

图七、正在烧窑的师父和等待出窑的烟囱。

现在的宾阳传统柴烧-制陶

图八、现在的传统柴窑,专门烧制陶缸。

图九、劳作中的陶工,制作方法和十年前的没有差别。

图十、现在使用的烧制材料。

现在的宾阳传统柴烧-制碗

图十一、现还在使用专门烧碗的传统柴窑。

图十二、刚刚卸窑。

图十三、围绕烧碗的柴窑,当地陶工建起了小作坊,约定日子一起拼窑烧制。

图十四、劳作中的陶工师傅。

图十五、废弃的传统柴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