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文章>>正文内容

《所有的艺术都是不完美的:不要技法,不要思考》《所有的艺术都是不完美的:不要技法,不要思考》


所有的艺术都是不完美的:不要技法,不要思考。
宋涛&吴昊宇


宋:所有的艺术都是在表达看不见的事物。
吴:是的,这很有意思。我从事的是视觉艺术,通常需要通过眼睛观察事物,不断的积累获取了艺术创作素材和灵感,在这个环节中,艺术家需要思考的是语言的转换,即把所见的事物转换成一种无形的内心感受,最后通过视觉艺术形式将其固化。如果艺术是有形,那么一定是工艺美术的范畴。
 
宋:什么事情影响了你的创作,能否说说你什么时候开始陶艺创作的?
吴:我大学的时候学习环境艺术设计,在大四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陶艺,陶土的自然属性恰恰符合我的性格,从此就喜欢陶艺,最后使我完全转变我所从事的工作。这样算起来已经是第12个年头了,做陶艺并非像很多人形容那么轻松快乐,特别是自己做陶艺要做到单纯其实挺艰难的,因为烧陶瓷需要一定成本和经得起失败的考验。我几乎把所以的收入用来烧陶瓷,但每当作品出来的时候总是很兴奋,因为我是为自己做的,没有考虑太多的其他因素。
 
宋:从你2008-2011年的第一批立体主义风格的陶艺作品到这两年的新石器作品,你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哪里?
吴:2007年我读研究生三年级,毕业前我做了一批陶艺作品,但我接受的是传统的学院教育,思维方式和创作手法总会受到一定的约束,做作品之前总是考虑太多,比如主题、观念、造型等等,不敢越雷池一步。于是我开始思考如何打破这样的创作方式,从有意识到无意识的转变,大量的翻阅艺术史和放松自己。我找来很多复印纸,不断的在上面随意的乱画,甚至不看画面,最后通过线条不断叠加的形重新创作,于是有了《邂逅》系列作品。这使我不按传统方式创作,在创作过程中,我不思考、不执着,一切归于自然,从有形的创作转向无形,从有意安排,到最后是无意的结果。这种创作方式一直延续到了《新石器》的创作,通过与石头的相遇,把石头带回工作室,一直看着它,直到你想动手,就直接上泥创作,无需画草图。《新石器》是我内心世界的物化,因为传统和当代在我心里一直想放下却又永远纠结在一起,作品中的石就是传统的反映。
 
宋:从今年开始的新的创作与以前相比有什么新的变化。
吴:我认为艺术创作不应该留恋一种创作方法或者思维方式,应该大胆的抛弃,去寻找新的创作语言。所以在创作《新石器》的时候,我能感受到自己的严谨性,我想在新的作品里把这一点摒弃掉,希望自己能更放松,所以“肆意”创作《野蛮生长》是新作品的语言方式,
我想保持这种线的单纯性,让人更多关注到一种看不见的生长与生命力,不止是生命生长本身,也可以是各种物质的、精神的、自然生命的生长。野蛮生长,也包括正面和负面的,积极的消极的,阳光的阴暗的生长。这正是我们的现在,我尝试用隐喻的方式对形而下和形而上之间的进行探索和理解。